who?

我是一个自娱自乐的人,并且本号为投放脑洞的号,和读者号。
尽量别关注

柱斑 无题

   “斑,为什么?”为什么,我们要走到这一步?
      在一个人为开辟的峡谷中,站着的胜利者如同失败者一样失魂落魄,倒下的失败者却如同胜利者一样轻松。
    “....柱间,你....明明很清楚。不是吗?”
    “....是啊,很清楚。”
      他与斑走上了不同的路时,就注定,你死我活。
    “可是,可是,我不想你死啊!”
      原本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的斑,模模糊糊地听见黑长直男人的话,勉强地睁开眼睛。
      斑看见的,是他的那个蠢货挚友傻乎乎地哭,而他却笑了。
    “白痴。”
    “......斑?”
    “不要哭了,太丑了。”
      太丑了,他的柱间才不是这样的,他,是我的光啊。
      黑暗来袭,力量逝去。而他却淡然面对这一切,因为,他这次是不抱有遗憾与心结地闭上眼睛。
      柱间不再哭了,他看向天上的月亮,惨然的笑了。
      几年后,长期病卧在床的柱间,看见斑向他挥手。
      他笑了。
他,睡着了。
    ‘.......是啊,我明明很清楚。’
    ‘但是,我从不肯承认......’
    “我杀了你。”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