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说,人皆亡矣

柱扉 花

      白发的孩童捧着一朵盛开的花,向西瓜头的少年跑去。
    “大哥大哥!你看,花开了!”
      孩童赤红的眼里,倒映着少年的微笑。
   “是啊,扉间,花开了。”
      在这一刻,是谁心中的花开了?
      听,花开的声音,多美。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     “大哥,花开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白发的火影手中捏着一朵快要凋谢的花,向面前的墓碑跪下。
         他赤红的眼里,是一片死寂。
         因为,那个人再也不能回答他的话。

(柱扉) 错过彼此

主柱扉,副斑泉。扉间重生,板间没死,水户没嫁。BE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“扉间,我们是兄弟。”也只是兄弟。

“我喜欢的,是斑。”所以,我不能喜欢你。

“对不起。”.........我只能对你说声对不起。

‘......为什么?我怎么想哭了?’
天灰蒙蒙的,就像要哭了。而,天下也有了一个绝望地要哭的人。

“......兄长,对不起,我打扰你了。”
   今后,我不会对你有非分之想。只是,这两世的暗恋就这么结束了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“斑,我喜欢你。”

“抱歉,柱间。我喜欢的,是泉奈。”

“......为什么....”为什么你拒绝我,为什么你喜欢你弟弟?

“柱间!难道你还不知道你喜欢的是谁?你喜欢的是千手扉间,你的弟弟啊!而不是我。”你是个笨蛋啊,柱间,连你喜欢的人是谁都弄不清。幸亏,我没有错过泉奈。

‘我喜欢的是扉间?’顿时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‘扉间,等我!’疯狂地往前线跑去。 然而,他注定错过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“噗!”一股热血从口中喷涌而出。
金角银角被解决了,但,他也付出了代价。

“又要死了吗?”感觉身上一身轻,却又有一种期待。 ‘说什么嘛,这怎么可能。’眼前逐渐漆黑,时间也快到了。

“扉间!”大哥!怎么来了!
“扉间,你......”他终究是迟了。

“....大哥,你来了呀...”执念也是该放下了。

“........扉间,我喜欢你。”泪珠一滴一滴往下滑,滴到了扉间的脸上。让力量逐渐消散的扉间艰难地抬起手替柱间拂去他眼角边的泪。
“...大哥...要好好照顾自己呀。”没想到,已经迟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手,悄悄地垂下了。   

   然而,在当初的拒绝之后,他们注定要错过彼此吗?
    也许,是吧。

“扉间,我要死了。”

“. . . . . .”

“我可以拜托你一些事吗?”

“. . .说吧,兄长。”

“木叶拜托你了。“

“. . . . .”

“斑拜托你了。”

“. . . . . .”

“还有 . . ”

“还有什么?说吧,我都接受。”

“我也拜托你了!”

“. . . 可以,只要你还活着就行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.......兄长”

“老师?你怎么了?”

“...镜,我没事,我只是累了。”

‘兄长,我有点后悔了。’

‘为什么当初我要答应你。’

别想太多,因为你想太多也许会让你会后悔。

(短篇)欢迎回来(波风水门与漩涡鸣人)亲子向


‘呜呜...别走...求你...’
    ......是谁在哭?
    隐隐约约能感觉到有一滴冰凉的液体滴在我的脸上。 可是,往脸上一抹,却什么都没有。
  “怎么了?水门。你没事吧。”
      眼前关心他的人,是他最爱的女人漩涡玖辛奈。可是,为什么?他总觉得怪怪的。
   “没事,玖辛奈。我出去一下。”他必须弄明白刚刚的问题。
      他是波风水门,一个平平凡凡的上班族,生活简单又幸福,还有一个自己深爱的妻子。
       ......不对。为什么有种不协调的感觉? 而且,很陌生...感觉不可能?
    ‘...快回来吧...’
      又是谁的声音,感觉熟悉又陌生。 又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。
      回到房间,玖辛奈一脸幸福的看着我。
    “水门,我有了!”
       玖辛奈有了。可是,我为什么没有觉得高兴?
       种种疑问围绕着我,烦躁的感觉愈来愈重。仿佛好像预料中的事要发生了。
        玖辛奈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神色越来越奇怪。然而,她的下一句话使我顿时脸色苍白
     “水门,我打算给他或者她取名...
     “鸣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嗡!头痛欲裂,记忆如同潮水一样涌来
        眼前一片漆黑,一扇大门孤立在黑暗中,似乎在呼唤着我去推开它。
        轻轻地推开大门,一束光刺激到我的眼睛。等到眼睛逐渐适应了,眼前的一切莫名地使我流泪。
         玖辛奈...琳...三代...自来也老师...大家......
     “看来,你已经想起来了,水门。” 玖辛奈微微的一笑使我想起了一切。
      “臭小子,快回去吧。鸣人那家伙可是还要你照顾的。” 自来也老师拍拍我的肩膀,示意我看向后面。 _______________水门看鸣人的视角_______________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金发蓝瞳的少年,跪着对着因为秽土转生解除而逐渐消散的‘我’哭。
      “......老爸,你说过了战争结束就陪我去吃一乐拉面的...”
      “......你说过讲你以前的故事给我听...”
      “你这个混蛋!又要骗我吗!”
      “明明说好的!为什么要这样......”
_________________转回水门视角________________
      ‘......鸣人’
      “自来也老师,看来我不能陪你们了”
      “快去吧,要不然我们这些做鬼的也不放过你。扭扭捏捏的,跟个妹子似的。虽然你的确长得像......
      “自.来.也.老.师”
      “哈哈哈”
       无奈地回头走向另一个世界。
       那个有鸣人的世界。
___________我当上火影的第一个生日______________
     “哈哈,鸣人今天你可是寿星,所以由你付钱。”
     “小心我扣你工资。”
     “算了,为咱们的七代火影干杯!”
      “干杯!!”
       酒过三巡,人人都倒。除了本火影。
     “真麻烦,要我付钱就算了,还让我堂堂七代火影如此狼狈。”一边嘀嘀咕咕一边将人送回家。
       终于,我把人都送回家后,回到自己的小狗窝。
当我站在家门口时,突然感知到家里有人闯入后,拿出身上随身带着的苦无悄悄地打开门,然后通过查克拉一边感知闯入者的位置一边隐藏自身的气息。
       直到,我来到自己的房间的门口。 我被吓到了,因为门是开的,因为里面有一个不应该出现的人。
       手中的苦无不知道几时滑落,惊到那个人,眼泪悄悄地滴在地上,让那个人心疼。
       披着写着四代目火影的御神袍的金发男人,坐在我的书桌旁的椅子。在看到我时,向我走来。他,是我的父亲,波风水门。
     “鸣人,长大了。”水门看着那个掉在地上的苦无。心疼地帮我抹去眼泪。
     “为什么现在才回来?”如同多年前的质问,让人惭愧。
     “对不起”水门知道一个对不起不足以对得起鸣人多年的等待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 “欢迎你回来,老爸”
       “鸣人,一起吃蛋糕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那是漩涡鸣人从小到大一直想实现的愿望,有父亲陪着吃蛋糕,过生日。
        那是波风水门至玖辛奈怀孕到现在,一直练习的内容,陪儿子吃蛋糕,过生日。
 
      end